有效地重振美国因基建短板而被拖累的制造业

来源:国际商报 | 2021-08-09 16:49:13 |

美国参议院8月1日公布了一项支出近1万亿美元的两党基础设施法案--《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该法案要求在五年投资5500亿美元,用于道路、桥梁、供水工程、宽带和电网等基础设施建设,其中为公路和桥梁提供1100亿美元,为公共交通提供390亿美元,为铁路提供660亿美元,为供水和污水处理基础设施以及机场、港口、宽带互联网和电动汽车充电站将投入550亿美元。如果今后五年这些基建的投入到位,将有效地重振目前美国因基建短板而被拖累的制造业,同时如此巨大资金砸下去,也将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拉动国内需求。

自从上个世纪50年代美国制造业GDP占比从28.1%高点一直下滑到近年的11%之后,美国一直在呼吁振兴制造业,希望国内外制造业巨头能投资美国本土开设新厂,为此各州府在土地和税收优惠上拿出满满的诚意,以吸引企业入驻。然而,美国提振制造业的实际效果并不理想。拜登总统上台之后,也希望从提升制造业为切入点,无论是提出全球企业最低税收措施,还是呼吁购买国货、拨款用于基建,核心点是发展美国本土的制造业,为了让美国能够“再次伟大”。

7月28日,拜登发布了拟议的“购买美国货”规则的情况说明书,建议进一步提高对美国政府所采购的“美国货”门槛。拜登就任总统后不久,曾签署过有关《购买美国货法案》的行政令,该行政令要求一种产品中必须有55%的零部件都来自于美国本土,只有这样的产品才能成为美国政府所采购的对象。而今,这一门槛可能进一步提高到60%,并分阶段提高到75%。这一提议将弥补现行法规中的漏洞,同时也让企业有时间调整供应链,以增加美国制造的零部件的使用,满足美国政府采购国货的要求。如果新规实施,这一变化将为全美各地的中小制造商及其员工、包括小型和弱势企业,创造更多就业和发展机会。

拜登总统日前在访问宾夕法尼亚州的一家制造工厂时表示,上述新规将为美国国内产业提供更有效的支持。

为提振美国制造业,拜登打的是组合拳。在美国主导下,7月1日经合组织(OECD)表示130个国家支持制定企业纳税地点和至少15%最低企业税率新规的计划,该计划需要按照利润发生地来征税。

例如,美国本土企业面临着当地30%左右的税赋,而非美国本土公司在美国的经营所得并不需要在美国征税,可以回到税率较低的国家征税,甚至是合理合法地规避掉这部分税收。加之国外相对廉价的劳动力,靠近供应链的相对优势,美国本土企业在电商竞争上失去了绝对的优势地位。目前在亚马逊平台上,45%的TOP卖家位于中国,尤其新冠肺炎疫情之后,亚马逊上中国制造数量猛增。这让美国制造商感到通过电商平台销售商品对本土制造业的挑战比之以往更为激励。今后如果全球企业最低税率政策改革一旦实施,境外公司在相应国家的营收将不再免征所得税,这一举措会让越来越多的卖家选择经营本土化,这也是美国希望通过征收最低税把制造业吸引到美国本土投资的出发点之一。

拜登总统上任伊始曾称,制造业是美国的“脊梁”,“我一点也不相信美国制造业的蓬勃已经成为过去,我要用纳税人的钱重建美国的制造业,制造业必须是美国繁荣引擎中的一部分”。拜登的雄心让人想起美国名著《光荣与梦想》中所描绘的美国梦,该书里描述了从1932年到1970年代美国社会从混乱、糟糕的窘境中走出来,逐渐成为多元、富裕强国的经历,当年的“罗斯福新政”也是利用凯恩斯主义,借助大力印钱、振兴基建将美国从大萧条的泥沼中拖了出来。当下,拜登总统推行的宽松财政货币政策、购买国货新规、刺激基础建设等措施,与当年的罗斯福新政很有几分相似之处。拜登是否能够通过以上几点来重振美国制造业、从而使得美国再次伟大?很多人都在拭目以待。(记者 路 虹)


备案号:粤ICP备18023326号-41 联系网站:5 5313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