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是“外贸巩固提升年” 着重提高中国外贸的综合竞争力

来源:北京商报 | 2022-01-26 08:11:53 |

2021年,外贸成为我国经济运行中的一大亮点。1月25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去年全年我国货物进出口39.1万亿元,增长21.4%,其中出口增长21.2%,进口增长21.5%。我国货物贸易总额已连续五年全球第一,吸收外资保持全球第二,对外投资稳居世界前列。在外贸增长高基数下,今年我国外贸形势面临着严峻的压力。从当前形势出发,商务部确定2022年为“外贸巩固提升年”,将着重提高中国外贸的综合竞争力。

外贸规模、份额接连上台阶

商务部综合司司长郭婷婷介绍,去年我国进出口规模接连迈上5万亿、6万亿美元两大台阶,前三季度出口和进口国际市场份额分别为15%和12.1%,均创历史新高。从贸易伙伴来看,去年我国对东盟、欧盟、美国进出口分别增长19.7%、19.1%和20.2%。

外需拉动是外贸增长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去年全球经济整体呈现复苏态势,世贸组织预计,2021年全球货物贸易量增长10.8%。各国控制疫情、恢复生产、促进消费,增加了对中国产品的直接和间接需求,我国的中间品、资本品、消费品出口分别增长27.9%、13.7%和13.1%。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指出,疫情冲击逐步表现为周期性和反复性,供给体系的稳定性成为国际贸易的重要考量,疫情防控与疫苗接种是重要保障方式。2021年下半年,delta、Omicron等病毒的先后扩散对海外供给形成冲击,我国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订单转移的利好,支撑出口表现,受此影响我国对美、对欧顺差处于较高水平。

除了外需拉动,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司长李兴乾分析称,外贸的高速增长还与我国供给能力强大有关。中国产业体系完备,配套完善,产业链供应链韧性较强,能够快速适应国际市场需求变化,第一时间增加供给。同时,中国与周边国家形成了高效合作的地区产业链,进一步提升了供给优势。

业态创新方面,我国也在加快步伐。去年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达到了1.98万亿元人民币,增长15%,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出口增长32.1%,外贸综合服务企业超1500家,海外仓数量超2000个,建成的保税维修项目130多个。

展望未来,李超表示,海外供需缺口仍是解释出口核心逻辑,后续仍需关注疫情扰动、各国抗疫政策、全球大宗价格、贸易摩擦变化等因素,预计出口阶段性仍有韧性,未来或边际回落。

长期向好基本面没变

对于2022年外贸形势,李兴乾表示,总的来看,在去年6.05万亿美元规模、30%高速增长的基数之上,今年外贸形势十分严峻,稳增长的困难和压力前所未有。不过,他强调,中国外贸产业基础雄厚,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有信心实现外贸开门稳,保持全年外贸运行在合理区间。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今年外贸形势总体上有信心,但预计不会像去年那样大规模地增长。他认为,去年外贸增长有很多临时性因素,比如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受到冲击,订单转到中国,但如果未来相关国家疫情得到缓解,这个因素就会消失。今年,欧美通货膨胀、人民币升值、运费高企、人工成本高、原材料价格上涨等都将给外贸发展带来压力。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王静文也认为,2022年出口较难保持过往两年的亮眼表现。“发达经济体财政刺激消退,货币政策转向,经济增速将会放缓,尤其是耐用品消费在经历了过去两年的快速增长之后,继续增长空间有限。此外,出口企业正面临原材料价格上升和人民币升值的双重冲击。”王静文说。

联合国最新发布的报告认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劳动力短缺、供应链中断、通胀压力上升等因素影响,全球经济复苏面临压力。预计全球经济增长将由2021年的5.5%放缓至今年的4%。世贸组织预计全球货物贸易增速将由2021年的10.8%放缓至4.7%。

从供给角度来看,李兴乾指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面临两大不稳定因素。一是国际供应链加速重构,发达经济体片面追求产业回归,正在分化市场,降低全球资源配置效率。二是全球供应链紊乱和瓶颈效应短期内难以彻底缓解。像原材料价格过高、运力结构性失衡、芯片等重要零部件短缺,这些问题一直持续存在。“我们的外贸企业,特别是中小微外贸企业综合成本明显上升,经营风险和压力处于高位。所以,这些企业表现出来的问题就是‘有单不敢接’‘增收不增利’。”李兴乾说。

跨周期调节稳外贸

在错综复杂的压力下,如何做好今年稳外贸工作?李兴乾表示,商务部确定了2022年为“外贸巩固提升年”,着重提高中国外贸的综合竞争力。

具体而言,2022年,我国将实施跨周期调节稳外贸行动。充分释放政策效应,进一步提升出口信用保险作用,切实抓好外贸领域信贷投放,增强企业应对汇率风险能力。进一步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切实为企业纾困解难。

此外,实施外贸供应链畅通行动,培育好国家加工贸易产业园、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外贸转型升级基地等各类平台和载体,持续推进物流畅通、结算畅通。在外贸创新提质方面,也将发挥好跨境电商、海外仓等新业态、新模式带动作用,建设好全球贸易数字化领航区,促进绿色贸易健康发展。

“‘外贸巩固提升年’这个说法实际上是强调攻守兼备,一方面要‘巩固’,就是应对挑战和压力,因为去年的外贸成绩来之不易,应该看到各种复杂局面给我国外贸带来的压力,稳外贸的基础并不牢固,特别是外部环境错综复杂,随时可能造成各种各样的冲击。另一方面要‘提升’,转型升级,优化贸易结构,夯实外贸发展的产业基础。”白明说。

据了解,2021年,我国保持政策连续、稳定、可持续,推出了一系列减税降费、融资信保支持政策。研究出台了《“十四五”外贸高质量发展规划》《关于加快发展外贸新业态新模式的意见》。日前,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做好跨周期调节进一步稳外贸的意见》,从挖掘进出口潜力、保障外贸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畅通、稳市场主体保订单三方面提出了15条政策措施。

白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些工作既是我们向前突围拓展前进的空间,又是补短板。比如,产业链供应链就面临很多冲击,如果不补产业链供应链,我们的外贸发展就时刻处于严峻的风险状态,巩固以后我国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提升就有了底气,有了自信”。(作者:杨月涵 吕银玲)


备案号:粤ICP备18023326号-41 联系网站:85 572 [email protected]